您的位置:主页 > www-78345.com >

kjw10000.com寻找中毒事件背后的真相


发布时间: 2021-06-25

  有些人抛去光鲜的外表,内心却如此肮脏,可以为了钱财,全然不顾他人生死。在一系列毒针事件调查过程中,受害人生命垂危,律师为何无责任,无职业道德,一再诈骗受害人?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

  我叫唐建琼,四川绵阳人,是此次事件的受害者,如果说,毒针是武侠小说中侠客们使用的暗器,现实生活中难以寻觅,但我不曾想过,毒针事件竟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2017年元月初,我开车去万达给儿子买鸡排,到花园五队时接到王某(前夫)电话,他询问我出门原因及具体位置。我将车子停放在小学校门口后,“从天而降的意外”也正走近我,谁也没有想到如往日平静的一天,骑电动车的陌生男子从我旁边经过,突然急刹车,对准我的左边屁股扎了一针,我受到惊吓大叫了一声,抓住扎针位置松手一看,手上还留有银灰色东西。寻声而来的群众喊我报警,慌忙之中我给王某打电话说被扎针了,想要报警,而王某以儿子的安全为由,阻止我报警。

  针对毒针事件,还要从我的婚姻关系说起。王某是我的丈夫,但早在2016年之前,王程在我们婚姻续存期就认识了秦女士(秦某),他们瞒着我,以夫妻关系同居,2016年秦怀了我丈夫的小孩。一直到2016年9月,我才知道此事,于是我回秦的老家甘肃找秦妈妈理论,秦知道后,发恐吓短信给我说她黑白两道有人,以此威胁我,还说不离婚就弄死我,王某以孩子为由,并未同意。

  2018年7月24日,我委托律师事务所罗律师(罗某兴)代理王某和秦某重婚二审案,按照律师规定调查王某和秦某重婚案件证据资料。在2018年8月5日罗律师第一次去深圳腾讯公司,因资料不齐未调到微信资料。2018年9月16日,第二次调查,罗律师发现秦女士所生女非王某亲生,而是与另外一个男子所生。通过重庆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显示秦某所生的女与王某无血缘关系。

  2019年2月21日,罗律师拿亲子鉴定报告单和微信聊天记录,去刑大立案。立案后,罗律师于2019年3月10日,第三次去深圳腾讯公司调查王某、王某、王某萍、秦某等人的微信聊天记录。罗律师告诉我王某等人找了甘肃陇南和兰州黑社会团伙过来给我打毒针,他们合伙诈骗王某的钱,并说诈骗团伙太大,罗律师的老哥刘法官要弄成特案,向我强调不要报警,怕打草惊蛇,我相信了律师的线月,罗律师告诉我说证据确凿,准备抓捕几人,叫我带儿子出去躲几天,几天后,罗律师说只抓住了秦,并关押十几天。罗律师还说资料在他哥老官手里,提回来后,可抓捕该团伙。但对方领导找人说不许再查,对方势力强大。

  随后危险情况开始在我身上不断发生。2019年4月10日,我给律师送高新区法院离婚判决书,刚走出医院大门,等车间隙,一个骑电瓶车男子骑车来撞我。2019年6月9日,有人在三医院对面巷子里开汽车撞向我,我当时就给罗律师打电话,他让我回医院,不要报警。2019年7月27日,我在游仙区河边与补大爷喝茶,被社会上八个小伙人跟踪,要对我动手,我当时吓傻了,补大爷一撑把我拉到机动车道去, 我才逃脱第二次毒针,我也是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律师罗贵兴, 我问要不要报警,他说明天去告诉他哥老官,让他哥老官去查,不要报警。2019年5 月18日,我在绵阳骨科康复医院住院,被一个戴口罩的小伙子偷走手机,我当时去城西派出所报警,派出所未抓到嫌疑人。

  于是,在2020年8月,我去花园派出所报案,称有人给我打毒针,花园派出所值班领导告诉我,这个案子太久了,过了立案时间,问我当时为什么不报警,我竟一时有苦说不出,后来我去找涪城侦查部门大队长,他给花园派出所所长打电话说如果举报是真的,就立案,彻查此事。大队长叫我又去花园派出所找经警官录口供,他们去找罗律师提供资料。后来经警官告诉我,罗律师不但没来派出所,还说他手里没有任何调查资料。怎么会这样?警官打电话问王某是否知道有人给我打毒针。王某说他只听说,没看到。后面我得知派出所通过法治科审理,我的报案不予立案。事实摆在眼前,却没有人相信,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真有人能够颠倒黑白吗?

  被打毒针以来,我辗转各大医院,身体每况愈下。从2017年2月中旬开始在诊所医治到2018年12月,我已站不起来了,转到绵阳骨科医院住院医治至2019年8月9日出院,随后又去华西总院医治,还是没有效果。2020年4月25日在四川省八一康复医院住院汇医治,查出脑里有5mm结节影,又去华西四院检查,检查尿汞升高(汞中毒)。在四川省八一康复医院出院回绵阳第三天,我到了巡视组住的酒店时,身体突然变化。2020年7月又被送进绵阳四O四抢救住院18天,在四O四出院后。就去华西四院解汞毒,华西四院出院又去绵阳三医院神内科住院医治,绵阳医院医治出院,又在四川省八康复医院神内科住院,四川省八康复医院神内科出院又去华西四院解第二次汞中毒,华西四院出院又去绵阳三医院康复科医治,绵阳三医院康复科出院又去华西四院解第三次汞中毒。现在我唐建琼生命垂危。

  面对如此惨痛遭遇,我很迷茫,也很无助。我恳请上级相关部门能够依法查处,严惩涉恶之人。

  对罗律师调查的情况证据不提供给当事人收取40多万的费用没有结果,展开调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kjw10000.com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