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245678.com >

广西83年前遇难红军生前遭危害 被捆绑石头沉井


发布时间: 2021-02-07

  澎湃新闻:从所发现人体骨骼,能看出哪些信息?

  澎湃新闻:根据党史记载、口述资料,这批红军都当时是重伤员,这点从骨骼可以看出吗?

  为了确保中央纵队及后续部队保险度过湘江,红三军团红五师在师长李天助、政治委员钟赤兵的率领下,与中革军委炮兵营,在灌阳镇排埠江至新圩一带,浴血阻击从恭城、贺州北上阻截红军的国民党桂军。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传授李法军负责本次遗骸的鉴定工作,他告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根据遗骸分布及骨骼研究等情况,可看出遇害的红军兵士生活艰苦,营养不良,且生前受到迫害。

  经过了3天的清淤工作,往下清理淤泥约3米,一个井壁窝进去回水湾的地方,发现了第一块人骨,之后陆续发现多块人体骨头。因浸泡的时间久了,且井底全是淤泥,骨头都发黑了。

  澎湃新闻:如何断定出遇难红军生前曾遭迫害?

  李法军告诉澎湃新闻,根据遗骸分布及骨骼研究等情况,可看出遇害的红军战士生活艰苦,营养不良,且生前遭到迫害。

  蒋发兆称,他们用水管冲刷淤泥,将松动的石头一块块的捡在桶里,再吊出来。

  “亲眼看到这些骨头,一块一块捡到坛子里的时候,我的心境十分沉痛,多年来讲的酒海井丢红军的故事被证明是实在的。”当地村民蒋发兆是打捞人员之一,他说,现在找到他们的遗骨,可以让他们分开这黑暗阴冷的井底,免受水泡之苦,迁葬到红军墓,受后人敬佩祭拜。

  1934年,中心红军长征从11月25日开始进入灌阳,到12月7日红三十四师最后离开灌阳,经过和停留的时间达13天。红军的脚印遍布灌阳县的文市、水车、新圩、灌阳镇、西山5个乡镇共400多个村屯。

  澎湃新闻:后续研究工作有哪些?

  澎湃新闻:你们什么时候参与研究的?

  遇难红军年龄在15-25岁之间

  李法军:也有发现动物骨骼,但很少,重要是人体骨骼。

  对此,桂林市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黄利明表示,现有的党史资料确切客观真实地记载了这样一个惨烈事件。

  李法军:后面主要做整顿、修复、个体辨认等工作。目前,打捞工作还在进行,研究工作还要根据现场打捞情况来断定。

  从11月28日开端,经由两天两夜的浴血阻击,于30日清晨3时后奉军团电令撤退新圩,把防务交给红六师十八团,敏捷赶往界首驰援红四师。前来接防的红六师十八团,在新圩炮楼山接防,统天在酒海井附近的陈家背带被桂军宰割包围,大部壮烈牺牲。红五军团红三十四师在师长陈树湘、政治委员程翠林的带领下,按中革军委的命令,赶往枫树脚接防红十八团。他们在赶往新圩、前往湘江、往返经过新圩的道路中,冲破了敌人的重重包抄。红三十四师从11月29日由湖南进入灌阳,到12月7日离开灌阳再次进入湖南时,军队仅剩200余人。

  澎湃新闻:有发现其余骨骼吗?

  百余名红军被捆绑沉井

  自9月15日起,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教学李法军率领4名研究生团队,对出自于酒海井内的遗骸进行了荡涤、修复、丈量、鉴定工作。

  此次发现红军遗骸的处所名叫酒海井,位于广西灌阳县新圩镇和睦村。

  据灌阳县委宣扬部工作人员先容,一名叫刘来保的老红军曾口述称,1934年,他在战场上身负重伤,倒在酒海井四周的山上,目击了百余名红军遇难的悲剧。刘来保回忆说,当时,他躲在山附近的树下,看到上百名红军被绳索捆起来,甚至绑上石头,被丢入酒海井遇难。

  李法军团队出具的鉴定讲演显示,经体质人类学的综合分析,骨骼整体发育较弱,可确定遗骸在20例以上,均为男性,春秋在15-25岁之间,个体的身高在1.37-1.63米之间,体重未超过55.67公斤;骨骼整体发育较弱,个别烈士罹患蛀牙和牙釉质发育不全等症状;一位烈士颅骨上有显著的外力创伤痕迹,是致命伤;骨骼与棕绳、坠石等遗物均有明白的埋藏学共出关系。

  李法军:这点临时难以肯定。假如受伤,人体软组织、胸骨等留下的信息较多,但目前所发现的骨骼都是部分的,还无奈还原整体的人体骨骼,且不发现胸骨。

  在灌阳战役期间,红军设破在新圩镇和气村下立湾祠堂的战地救护所里,有一百多红军重伤员因战务紧迫来不迭转移而被敌人捉住后被活生生的扔进酒海井里而全体壮烈就义。

  据灌阳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9月24日,灌阳将举办盛大的埋葬典礼,将酒海井第一批红军烈士遗骸安葬到红军墓中,让红军烈士入土为安。

  原题目:被害时不满25岁!灌阳20具遗骸是83年前遇难红军,生前曾遭危害

  李法军:骨骼整体发育较弱,可确定遗骸在20例以上,均为男性,年龄在15-25岁之间,个体的身高在1.37-1.63米之间,体重未超过55.67公斤;骨骼整体发育较弱,个别烈士罹患龋齿和牙釉质发育不全等症状;位烈士颅骨上有明显的外力创伤痕迹,是致命伤;骨骼与棕绳、坠石等遗物均有明确的埋藏学共出关系。

李法军在收拾遗骸

义务编纂:张岩

  李法军说,根据现场遗骸散布情况、人体骨骼研究等,可以看出这批红军生前营养不良,“在生前遭遇了残暴的折磨和迫害,并且被残忍杀害”。

  李法军:这个结论是综合党史研究、口述材料记录、当地居民历史记忆、遗骸现场分布情况、骨骼情况等情况作出的,是综合现有信息作出的判断。我们的研究没有“先入为主”,骨骼极其集中,这不是偶尔,所鉴定出年纪段都是青丁壮,且均是男性,没有白叟和小孩,这些都有对应关联。

  对此,灌阳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余旭生说明说,除了刘来保的回忆、口述资料,以及当地村民的口耳相传,对比红军过灌阳的历史背景和史料记载,联合上世纪70年代因干旱,当地村民曾抽水后发现了些骸骨等情况,综合上述情况,该县决议打捞遗骸。

  澎湃新闻:据目前的研究分析,可以得出哪些结论?

  李法军:9月15日。咱们是受灌阳县委县政府委托,广西文物掩护与考古研究所李珍研究员邀请来的。研究团队除了我,还有4名研究生。

  广西文物维护与考古研讨所工作职员李珍表现,依据老红军的回想、口述材料、当地村民的口耳相传,以及上世纪70年代因干旱,当地村民曾抽水后在酒海井里发现了一些骸骨,并通过对前期遗骸的清算情形、人骨的鉴定以及红军过灌阳的历史背景和史料记录等综合剖析,能够认定从酒海井里清理出的人骨就是1934年被公民党部队跟当地土豪劣绅丢进井里惨遭残暴杀戮的红军遗骸。

  磅礴消息:如何认定这批遗骸系83年前的遇难红军?

  打捞人员蒋发兆表示,经过10天的抽水,酒海井井底露了出来。9月10日,下井清淤、搜查。

  李法军:和现在的同龄人比拟,从骨骼可以发现,这批红军身高偏矮,骨骼整体发育肥壮,可以看出当时的红军生涯艰难,养分不良,但肌肉状态还可以,说明有必定的活动量、锤炼量。 

  蒋发兆说,如今找到他们的遗骨,可以让他们离开这黑暗阴冷的井底,免受水泡之苦,迁葬到红军墓,受后人敬仰祭拜。

  李珍说,从井内清理的情况看,遗骸相对集中于距井口深约10米、与地下河口绝对的回水湾处,遗骸旁有打结的棕绳和石块,局部遗骸被棕绳裹住,解释生前曾被捆绑过。因为水流与沉积等作用,大多数遗骸均较为粉碎,骨体变黑,并产生了碳化现象。加上遗骸的上部有厚约2米的沉积,阐明遗骸所埋藏的时光不是当初但也并未几远。而且,近20个人同时被埋在井里绝非偶尔景象,应是有意而为的群体事件。经向邻近村民考察懂得、县内多少十年来重大事件的记载等均显示,酒海井内并无大量人畜尸体投入。

  酒海井与地下河相连,下面地形庞杂,淤积重大,清理工作很难。经常,石头淤泥板结在一起,异样坚挺,挖不动。

  在广西灌阳新圩镇,红军战士被沉入酒海井的故事广为流传。经过一个多月的打捞,一批人体遗骸从漆黑的淤泥中重见天日,后经专家鉴定,所发现人体遗骸超20例。

  李法军向汹涌新闻表示,认定所打捞遗骸系83年前遇害的红军,是综合骨骼本身诸多特点、党史研究、口述历史记载、当地居民历史记录等多方面信息作出的论断。

  今年8月13日,灌阳正式启动打捞工作。

  打捞人员还发现有捆绑的棕绳和石头。至9月17日,至少20例人体遗骸被打捞上来。

  新中国成立后,灌阳史志部门在1983年征集党史资料进程中,当年见证这一事件的红军讲述介绍了情况,一些知情干部也讲述了同样的事实,史志工作者如实记录了这一历史事件。 

  酒海井的“井”是自然构成,如盛酒容器,井口直径约2米,上小下大,下有一条地下暗河相通,因其形,www.308444.com,取名酒海井。

  打捞发明捆绑绳子及石头

  在当地,红军被沉入酒海井的故事广为流传。当地村民蒋发兆参加了本次红军遗骨搜索打捞工作,主要负责井下清淤打捞。蒋发兆流露说,“从小就据说有受伤的红军战士被敌人投入酒海井的故事,听老人们讲,多数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娃娃兵。”

  对话 李法军

  李法军:这主要从考古学判定出的,根据骨骼的现场分布情况,发现了有捆绑的绳索及石头。此外,一处颅骨上有显明的外力创创痕迹,且是致命伤。

  “亲眼看到这些骨头,将他们一块一块捡到坛子里的时候,我的心情无比沉痛,多年来讲的酒海井丢红军的故事被证明的是真实的。”

  通报会上,灌阳县史志办原主任文东柏表示,根据查阅灌阳县史志办和相关部分存档的笔录材料以及相关书籍史料,特殊是对流散在灌阳的老红军、对相干历史的见证人以及对酒海井周边大众口述传播的、大批的笔录材料的分析和研究,所控制的红军义士殉难酒海井的历史事实如下:

  9月22日,灌阳县召开湘江战斗·灌阳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烈士遗骸鉴定成果情况通报会,通报鉴定结果:综合党史研究、口述历史记录、当地居民历史记录、遗骸骨骼研究分析等信息,认定此次从酒海井打捞出来的遗骸,是1934年遭捆绑丢入酒海井而遇难的红军遗骸。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